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拜谒海康学宫

来源:湛江文明网编辑:网络整理2018-01-14 11:26点击:

那一年,我租住在海康学宫旁,每逢周末下雨天,总有一种力量牵扯着我的脚步走向海康学宫。

沿着广朝北路向南直行一段路后,右拐进府前巷,很快就瞧见雪白围墙上嵌着的一尊青石碑,上面镌刻着:文武官员至此下马。古人对教育的重视在这郑重的提醒里无声流淌着。

进了大门就望见庙貌庄严的学宫在绿树的簇拥下犹如一只大鹏鸟栖伏在那里。拾级而登,学宫的全貌浮现,歇山顶重檐结构,上层屋脊塑有“双龙戏珠”,下层屋脊塑有“双凤朝阳”,龙凤呈祥之气扑面而来。回廊用石檐挑出,将月台、拜亭与重檐殿身联成为一体。殿前为露天祭台,三面绕以石栏杆。柱板上雕刻着古朴典雅的石浮雕,刻着龙凤狮象和鲤游龙门等图案,刀法粗犷流利。两旁坐落着东、西两庑,白墙黑瓦,瓦面爬满绿幽幽的青苔还有片片黄叶,石灰水掩盖不了的岁月沧桑在房顶瓦面闪着憔悴的眼神。史载当年的海康学宫是由魁星门、泮池、戟门、名宦祠、乡贤祠、东西两庑、大成殿、明伦堂、训导署、教谕署、崇圣洞等建筑物构成的一组雄伟壮观的建筑群。其规模之宏大,居现湛江市所属各市县学宫之首。可惜的是,如今海康学宫除了大成殿与东西两庑遗存下来以外,别的建筑物已经荡然无存。

走上祭台,走近上了锁的殿门,用手一推,透过门缝,落入眼帘的是伟岸的孔子立姿铜像:宽额、炯目,面带春风而不乏坚毅,执手礼待四方宾客,博服尽洒儒雅之风,一副温润如玉、文质彬彬的君子形象。铜像上方悬挂着瘦金体的金字牌匾“万世师表”。两侧有联云:“不颓鲁壁尊师崇圣哲,长设杏坛重教育英才。”两侧空旷,居庙堂之高的孔子像看上去是那么高大,春秋时期处于江湖之远的的孔子却是那样的恓惶,有人甚至不客气地说“如丧家之犬”。但毋庸置疑的是,孔子的一生是励志的一生,充满着正能量。

三岁失怙,在母亲教导下刻苦自学,虚心求教,兼收并蓄,“三十而立”,声名鹊起,开辟杏坛,收徒授业,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人才辈出。面对礼崩乐坏,生灵涂炭,孔子心忧天下,构建出“仁”学的思想体系,试图通过唤醒人内在的道德自觉性,培养人的德行,形成道德自律,同时用道德规范调节与和谐人际关系,让社会恢复稳定。他怀着崇高的政治抱负与“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的自信,带着弟子周游列国,宣扬自己的政治理想。奔波十四年,历尽艰辛,饱尝冷遇,有时甚至处于饥寒交迫、生命危险的境地。在不断碰壁之后,孔子终于明白自己的政治理想在当世已经无法实现,转而寄望于未来,毅然返回鲁国,专心致志于文化教育事业,一边整理古代文化典籍,一边收徒讲学,期望自己的学说能够造福后世。在孔子的努力下,儒家学派形成,儒学影响力日益扩大。

在孔子坚毅的眼光注视下,我咀嚼着孔子的一生,渐渐感觉到自己眼下面临的问题放到人生长河里轻若尘埃,不应该因此视线迷离,步伐凌乱。

门不能进,便徘徊在殿门的走廊里,发现左边墙壁嵌有乡贤陈瑸撰并书的“重修海康县儒学碑”,尽管历经岁月的冲刷,碑文已模糊,但抚摸其上,仍触手升温;辨读之下,仍感其磅礴:“国家之治,莫先于教化;教化之行,要本于学宫。学宫者,所以培植人才以待国家之用者也。”高屋建瓯挑明学宫之功能,乃为国育才输才。

“俾沐浴其中者,异日夺标树帜,显扬上国,颉颃中州。”陈瑸殷切期望家乡学宫的重修多培养出“夺标树帜”之人才。《海康县学乡贡题名记》直言:“海康为雷郡附邑。上由学校而登贡举者,历科相望,视他邑为盛。”从这里培养出来的杰出代表陈昌齐,是清代乾嘉年间蜚声文坛和科苑的语言文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和医学家。他曾主讲于越秀书院,主编过《广东通志》,“长于天算”,誉之为清乾嘉时代驰名全国的大学者。另一个代表王定九,是清乾隆戊午科解元,任四川中江县八载,以真学问真经济励精图治,德政远扬。告老还乡时,士民万人夹道相送。

右边墙壁上嵌着乡贤碑,念着那些滚烫的名字,脑海里飘舞着海康学宫原有的一副对联:“入此宫墙,学则希贤希圣;出斯门第,仕则为国为民。”有追求,有担当,目标指向明确,弥漫着儒家浓浓入世气息。带着满满的自信上路,方向正确,世界应该是美好的吧,我心底有暖暖的东西在蠕动着。

回头,看见庭院里左右两排各立着的四棵桂树,身板挺直,葳蕤着绿意,满脸平和,一副谦谦君子形象,仿佛两队弟子正在洗耳恭听圣人教诲。我渐渐也站成了他们中的一棵……(湛江日报 砾央)

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6 qqws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资讯网 版权所有